焦点平台登录:《哈尔滨一九四四》叙事方式未关照大众观剧心理 谍战剧讲人性重于讲故事

焦点平台资讯 发布时间:2024-05-15 浏览:

焦点平台登录:《哈尔滨一九四四》叙事方式未关照大众观剧心理 谍战剧讲人性重于讲故事

《哈尔滨一九四四》叙事方式未关照大众观剧心理 谍战剧讲人性重于讲故事

秦昊、杨幂主演的《哈尔滨一九四四》近日在北京卫视、江苏卫视、东方卫视上演大结局。这部由导演张黎和编剧王小枪联

手创作的谍战剧在收官日只获得了6.5分的网评分。对很多观众来说,《哈尔滨一九四四》剧情主线不明确,逻辑不清,故事东一榔头,西一棒槌,并不符合大众的观剧心理。

反派视角串起人性之变

这部谍战剧的戏核越往后越清晰,从宋卓文、宋卓武、关雪三位主角的故事线分析,《哈尔滨一九四四》是从反派视角切入,贯穿全剧的剧情暗线是宋卓文对关雪的人性救赎。谍战剧中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女反派人设:满清望族的大小姐幼时受尽欺凌,从残酷杀戮中幸存成为伪满特务头目,由受害者变身加害者,泯灭人性走上不归路,狠辣利己享受权力的关雪,用别人的命当垫脚石。

直到看完大结局,才明白《哈尔滨一九四四》以大反派关雪为戏眼,用意在于以关雪的人性之变串起整个剧情。剧集结尾,宋卓文与关雪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的一场对话,是信仰的对决,也是人性的对决。关雪信奉的是成王败寇,但宋卓文用人性的温度和力量击垮了对手,融化了关雪黑白记忆中的大雪。被宋卓武的死讯彻底击溃心理防线,痛哭失声中,那个曾经的关雪重新回来了。

人上人的旧世界,关雪的人物前史对应了把人变成鬼;人人平等的新世界,大结局中监狱对话这场戏则呼应了把鬼变成人。这个人性救赎的故事是以被称为抚顺奇迹的真实历史作为依据,中国对战犯的政策不是胜者对败者的报复,而是把战犯当人教育改造,如同极地的冰块遇到春天的太阳徐徐融化,战犯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中国共产党人的人性,被唤起了做人的本性。

作为剧中的灵魂角色,杨幂把关雪演出来了。不再是不过脑子的模式化表演,面对这个复杂又沉重的人物,杨幂对角色的理解是准确的,眼神、情绪、声线的控制和快速转换到位,舞池中的关雪是带有几分鬼魅之气的蛇蝎美人,大结局中杨幂对关雪人性苏醒的诠释是令人信服的,但基本功和内心体验的不足也让剧中部分演绎的完成度打了折扣。

群像刻画体现人性对照

关雪人性之恶的背后是时代之殇,剧中的谍战群像也以人性为依托展开刻画。军统宁先生欺骗天真的关凯在医院放置炸药,被关凯发现后又以大义进行道德绑架,为威胁关凯他冷血残杀无辜学生。特务科内更是聚集了人性堕落扭曲的变态人格,典型的是潘越,因为心理障碍需要看心理医生,为得到线索对地下党小魏残忍地割喉取信。最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对731实验核心人物小岛的刻画,这个拥有博士学位的科学家,其反人类话语讲述之平静让人脊背发凉。如果说潘越在割喉兽行之后,尚有片刻的恐慌,那么小岛的眼神中已看不到一丝人性。

剧中每条人物弧线也是角色的人性弧线,无处不是谍战中的人性对照和命运对照,比如关雪与谢月,丁鹏与潘越。小特务丁鹏入职特务科时胆小怕事,雨夜割喉取信下不去手,被潘越一把推开。但随着被潘越拿捏,丁鹏的人性一点点被吞噬,尾声剧情中这两个人同命横尸街头。田小江则从出场的乖张狠戾一心要做反谍先锋,到被文武兄弟的牺牲精神感召,成为了舍生取义的抗日义士。

剧中的正面角色同样要面对人性拷问和命运唏嘘。宋卓文目睹小魏为了保护自己被敌人割喉,还要掩饰自己强装镇定。老钱把年轻同志一批批送上谍战前线,内心的痛苦煎熬让他倍感独活的日子生不如死。战争扭曲人性,而谍战甚至比战争中的人性考验更为极致,但斗争再残酷,革命者们仍然坚持了自己的人格底色和人性力量。说到底,新世界的胜利,是信仰的胜利,也是人性与反人性较量的胜利。

常规谍战剧以情节驱动为主,逻辑严谨、叙事流畅、剧情起承转合的完整都是不可或缺的,而《哈尔滨一九四四》的主创显然不太想讲一个规规矩矩的传统谍战故事,整部剧是以谍战中的人性作为故事脉络,作品的叙事结构、叙事逻辑、叙事节奏都有别于荧屏谍战剧的经典叙事类型,留白的表达方式给电视观众带来不算友好的观剧体验。

《哈尔滨一九四四》用作者化表达替代了类型化叙事,整部剧是以人性叙事为主,真正让人触动和震撼的都是人性高光或极度阴暗的时刻。如果从市场接受度评判,这不能说是一部成功的商业作品,而从美学特色和叙事策略来说,《哈尔滨一九四四》冒着被市场和观众所抛弃的风险,做了一次大胆尝试。(记者 邱伟)

相关标签: 焦点平台登录

本文由焦点平台编辑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webwalk.biz/indNews/182.html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