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点平台登录:人机互动的国乐新路如何敦行致远

焦点平台新闻 发布时间:2024-05-14 浏览:

焦点平台登录:人机互动的国乐新路如何敦行致远

人机互动的国乐新路如何敦行致远

“零·壹|中国色——国乐与AI音乐会”现场剧照

音乐会成功首演,标志着乐团在国乐双创的探索上更进一步,为新技术、新形势下国乐的发展闯出一条新路。这一成果来之不易,值得引起我们的思考,以利于AI技术在国乐乃至中国传统文化的弘扬与阐释、解构与重构的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创作的权利性思考

AI技术的飞速发展是我们当下所处时代的突出特点。随着指令的输入,AI已能创作出完整的乐曲。在使用AI进行创作的过程中,使用者与AI,谁是创作的主体,也就是创作的权利性问题,应引起我们的重视。应当警惕AI成为创作主体现象的发生,创作的权利应当集中在音乐家手中。

此次演出,名为AI与国乐音乐会,实为音乐家与AI共同创作的音乐会。创作、创新的主体是上海民族乐团的音乐家。

在音乐会主题的选择上,作为此次项目的总策划,罗小慈敏锐地选取“国色”作为主题。“国色”是一个充满诗意色彩和浪漫气质的文化系统,它

不同于工业化的定名,更富于文人气质。在某种程度上,它存在一定的不精确性,但也正是由于这种不确定性,使它拥有了一个变量的空间。这一变量与国乐有着内在的一致性。因此,我们说“国乐是流动的密码,国色是凝固的文化”。国色与国乐的艺术张力正在流动与凝固之间。

国乐有着二度创作的传统。拿古琴来说,它的曲谱只记录弦位和指法,节奏也有很大的伸缩性。因此,再次演奏的音乐家有一个根据自身经验、结合琴曲规律与演奏技法而再度创作的过程,这就是所谓的“打谱”。此次音乐会,自AI根据音乐家的要求创作出曲目后,前后进行了六次完整的彩排与修改。这六次修改其实就是二度创作的过程。

在国色与国乐的文化阐述上,上海民族乐团外聘国乐、国色领域的专家,对这两个领域的文化进行阐释。专家一方面为音乐会主创团队阐释所用乐器与色彩的文化属性,另一方面又为每首曲目选取合适的诗词,使音乐会在呈现形式上拥有了古今对照的张力。

创作的当代性思考

白居易在《与元九书》中言道:“自登朝来,年齿渐长,阅事渐多。每与人言,多询时务。每读书史,多求理道。始知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。”这段话说明,艺术创作应具有当代性。

此场音乐会在场地选择、多媒体运用与舞美呈现上,充分体现了当代性的用心。

此次演出场地为1862时尚艺术中心剧场,该剧场由始建于1862年的上海船厂锻造车间改造而成,主要演出先锋舞台剧、现代舞等当代艺术作品。在这个剧场中,观众可以看到老建筑的原有结构与管道设施,舞台尽头的超大玻璃幕墙可以远眺黄浦江与杨浦大桥。在此演出,符合AI创作国乐的当代艺术气质。

音乐会的开幕视频,呈现了该场音乐会知识生产的全部过程。每首乐曲开始前,均有一段在电脑中输入程序与关键词之后由AI进行创作的视频,其后随着每首乐曲的展开,大屏幕上徐徐将该首乐曲的曲名与对应诗词投影其上,营造出古今对应的情境,在呈现上有一定的当代性。

音乐会的舞美设计,则有展览形式设计的味道。首先,演员们的服装是根据对应乐曲主题的国色专门设计的。其次,舞台上演员们上下场、表演呈现、舞台装置,甚至是话筒等扩音设备的放置方式均经过精心策划。这使得舞台呈现出干净、简洁的效果,在审美上也有一定的当代性。

创作的再生性思考

上海民族乐团在近些年的创作中,尤为强调创新,推出了一批“上海制造”的原创性作品。如果说《海上生民乐》和《云之上》是上海民族乐团国乐传统当代表达的代表的话,“零·壹|中国色”在此基础上又有了新的突破,凭借AI技术创作手段,开拓出一条人机互动的国乐新路,在推动国乐创新中,尤其在AI创作与国乐创新的过程中,催生了新的思考。

例如,在国乐创新过程中,尤其是在AI等新技术介入的过程中,国乐音乐家除对呈现的内容和形式进行观照外,还要对乐曲输出的思想、理念、价值观和它能够引发观众什么样的思考进行观照。以音乐会的第一首曲目《东方既白》为例,它所用的是中国传统乐器中唯一可以出和音的乐器——笙。《周礼注疏》中说:“笙,生也。东方生长之方,故名乐为笙也”,可见笙可与东方既白的主题相对应;《尔雅》中说:“大笙谓之巢,小笙谓之和”,可知周代时小笙的名字便是“和”。由此可知音乐家想要将此曲、甚至是整场音乐会建立在中国音乐“和”的理念之上。

同时,需在创新演绎中加深对音乐文化的表达。乐团音乐家通过对国内外音乐史、乐器学的学习,加深了对乐曲、乐器背后所承载文化的理解,在演出时以创作者的心态将对音乐文化的理解呈现于演出之中。比如,音乐会中琵琶首席俞冰对于《揉蓝》这首曲目的精彩演绎,便基于他对琵琶这件乐器所承载文化的完美诠释。演奏家醇熟的技法和充沛的情感,赋予了AI创作以新的生命,将耶律楚材所见之“风回一镜揉蓝浅,雨过千峰泼黛浓”意境带到观众面前。

在国乐的创新中,不能单纯以传统国乐为参照物,或者仅以国内国乐团为参照物,而是要放眼全球,以世界一流乐团为参照物。乐团的演奏家也要以顶尖音乐家为参照物,不断提高自身艺术水平。近代以来,西方音乐一直占据主流,著名音乐家层出不穷,产生了很多有巨大影响的作品。AI参与创作,则开辟出一个新的赛道。在这个新赛道上国乐的创新应摆脱地域性束缚,取法其上,才能创作出更为优秀的作品。

总之,“零·壹|中国色”作为全国首台AI创作的国乐音乐会,其实也是全球首台AI创作的国乐音乐会,只是开启了国乐新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,希望在开拓中敦行致远。

(作者为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)

本文由焦点平台编辑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webwalk.biz/orgNews/181.html

返回顶部